第廿一回

 

濟公活佛 降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二OO五年十月廿九日 歲次乙酉年九月廿七日

 

聖示:  老衲雲遊四海, 見凡塵濁氣四溢, 四處充滿貪婪與罪惡, 日夜遊神及監察天君屢屢上奏於玉帝御前, 罪案堆積如山。 玉帝本想提早混沌, 幸賴諸天仙佛菩薩之跪求, 始乃作罷, 但責令各方神祇加強感應與因果之討報, 使因果討報由隔世報改為現世報, 以昭彰善惡之果報, 以警世人勿再為非作歹, 否則惡懲到時, 出苦無期也。

 

濟佛曰: 傻徒兒ㄟ, 遊歷著書去也!

        (此時濟佛口唸真言, 童生之魂隨即被調出。)

 

童生曰:天氣漸涼, 徒兒也快活多了, 每到溽暑是徒兒最難過之季節, 經常汗流浹背, 苦不堪言。

 

濟佛曰:哈! 哈! 吾徒身負三朝普渡之大任, 身上有一股正氣在身, 故身體經常感到有熱和之氣在。 冬天即使再冷, 就算處在零下十度之冰天雪地, 爾亦能著短褲、短袖, 實乃這些年來努力辦道之關, 上天所賜神氣附身使然也。

 

童生曰:原來如此, 難怪再冷, 徒兒也不覺得冷, 只覺風吹

        得很舒服。

 

濟佛曰:一分認真於道, 自有一分之收穫也, 可邊走邊談

        可也

(此時濟佛口唸真言, 護法金龍隨即現出, 師徒二人踏上金龍, 金龍以飛快之速, 向今日之參訪地出發。)

 

童生曰:今日出遊溫度甚佳, 徒兒此刻神清氣爽, 心情甚佳, 不知今日之參訪地為何?

 

濟佛曰: 帶你去一處「鬼屋」參訪如何?

 

童生曰: 「鬼屋」? 阿嬤ㄟ! 什麼地方不去, 去鬼屋幹嘛? 我看我們去迪士尼樂園玩算了!

 

濟佛曰:  想得美! 此次參訪「鬼屋」, 乃讓世人知曉有鬼神之在也。不可只信科學, 不信鬼神, 胡作妄為, 否則惡業累積到滿盈之時, ·方知有因果之懲報, 那時悔之晚矣!

 

童生曰:  徒兒有一問題想向恩師稟報, 未知可否?

 

濟佛曰:  可, 你說。

 

童生曰:  徒兒觀甚多之人雖身在道門中修行, 但仍然有甚麼工作較高尚? 什麼工作較卑微? 認為在文牘上寫字較高尚, 功較高; 開門接待善信較卑微, 功較小, 不願為之, 認為有損身份, 不願為之, 請恩師慈悲開示, 以解有此觀念偏差之師兄姊。

 

濟佛曰:哈! 哈! 老衲以為何事? 原來是此事, 可, 老衲說之, 以解修行之偏失也。 世人皆想藉在聖門效勞以積功累德, 以求能消除業障, 將來能得成正果, 回歸無極仙鄉, 此乃善正之行與念也。然因心念之未「悟」道之真諦, 故而心中有所偏念執著, 試想大海不念山川、河流之污穢而納之, 故能成其大; 虛空因能容納萬物, 故能恆久而長存。人生苦短, 今生若不能將心念修至純正善良, 只爭工作之高尚與否, 心念已有偏差, 難以修成正果也。 事不分貴賤, 只要是法主公恩主所派職, 皆應努力服從去做, 不應心生分別, 如此方不負法主聖君之厚望也。 眾生皆有佛性, 自應學佛、修佛, 修己圓融之佛性, 不可心生分別, 否則是有殘缺之缺憾, 非圓融之佛性。 今汝提及, 為師藉此機開示, 希眾修子有此之執著者應努力改正之, 方可圓融道果也。

 

童生曰:  又有某位師兄在一貫道當講師, 曾問及在佛堂上曾有人事之傾軋, 故常讓其心生煩惱, 能否請恩師開示之。

 

濟佛曰:善哉問! 汝方才所言, 乃現今一貫大道在發展上之瓶頸也。吾因歸空後, 始終存在某些爭執, 二、三盤之爭擾不休, 身為前人、點傳師, 因自認身份高高在上, 故常以權威或命令之口氣對待其他後學, 使後學敢怒不敢言, 以致道務推展不能順利。 又有名稱正名之爭, 彼此都不服誰, 各辦各的道, 使得為師在天亦感慨不已。 今藉著書之便, 告訴眾徒兒們, 欲回無極理天, 當修去人間之一切執著之相, 勿有「我尊你卑」「我高你下」之分別心。 身為前人、點傳師, 只是身上多負一分普化之重任, 而不是身份比後學高一等, 應以慈悲、柔和之口氣, 與後學門討論大道之推展與普化事宜。 十八組金線間應密切合作, 不可各辦各的, 力量容易分散, 大道普化會受阻。 同組之前賢與後學當相互尊重, 不可我尊你卑, 不聽後學之建言, 自以為是, 以致害己害人, 不但無利於道務之發展, 更造成彼此之嫌隙, 乃害道、背道也。 老衲希所有徒兒皆能遵守為師之言, 放下一切身段, 保持求道後之精進、勇猛赤子之心, 努力以「道」為重, 而不以「己」念為重, 則普化之大業, 何愁舒展不開呢?

(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, 護法金龍停在北部某一「鬼」屋的上空, 金龍緩緩下降, 師徒二人下了金龍, 徒步走進「鬼屋」之內, 童生因害怕, 一直拉著濟佛之衣腳, 深怕跟丟了, 令人不覺莞爾。)

 

童生曰: 叫恩師帶徒兒去迪士尼樂園玩, 您不去, 卻帶人家來「鬼屋」逛, 真是令人毛骨悚然

 

濟佛曰: 你這劣徒又在碎碎唸, 我們身負普化之任, 渡眾尚且不及, 何有心思思及玩樂呢?

 

童生曰:聽為師之言, 徒兒汗顏, 敢問我們現在要上幾樓去找那位「好兄弟」呢?

 

濟佛曰: 汝隨為師上二樓即可知之。

        (此時濟佛師徒上了二樓, 來到中間那間房間, 只

         見一名臉色蒼白, 舌頭吐得很長之青少年在房間

         內踱步、嘆息, 狀甚恐怖, 童生已嚇得「皮皮

         剉」(台語, 發抖之意)。)

 

童生曰:阿娘ㄟ! 請問這位「好兄弟」, 你是為何在此上吊自殺? 又為何靈不到地府報到, 而留在這裡嚇人? 可否談談?

 

青少年魂曰:我姓吳, 名姑隱之, 因當初與父母因小事嘔氣, 吾因一時氣憤, 本想嚇嚇父母, 但是弄假成真, 一不小心吊死在房中。 死後因係自殺而亡, 無法至地府報到, 只得在此等「猴替」, 故每有無知者買到此屋, 我即在晚上起來嚇他們, 致而嚇得無人敢住、敢買, 現在孤零零守在這裡, 出苦無期。 這也恨我前世「孽畜」(台語, 調皮搗蛋之意), 愛將小動物活活吊死, 看牠們痛苦、掙扎、哀嚎而亡, 我即心中大喜, 哈哈大笑, 以此殘忍之殺生業障, 致而今世因小事而上吊身亡, 如今想起悔不當初。

 

濟佛曰:  世人每以強凌弱, 以凌虐動物為樂, 甚而凌虐致死, 造下殺生之重業, 導致今世上吊之果, 實乃咎由自取也。 汝得好好在此懺悔, 不可再嚇人, 汝若能做得到, 若干時日之後, 老衲再來引渡汝。

 

吳魂曰:  叩謝濟佛慈悲! 小魂一定謹記在心, 不敢稍忘。

 

濟佛曰:  甚好! 甚好! 今日時日已晚, 回堂去吧!

(師徒二人走出「鬼屋」, 乘著金龍向全真堂

 快速飛回。)

 

濟佛曰:  全真堂已到, 童生魂魄投體。可, 吾回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oktakhongkong55 的頭像
boktakhongkong55

因果遊記

boktakhongkong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