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回

 

濟公活佛 降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二OO五年五月廿八日 歲次乙酉年四月廿—日

 

聖示:世人總為利慾之薰心, 為了錢財, 什麼狠事均做得出來, 以致傷人害命, 造下了無窮之罪業, 終其身後, 淪入畜道, 求出苦之無期, 惜焉。像最近某知名提神飲料公司為千面人下毒, 以致商譽及利益受損達上億元, 而下毒者僅為勒索三十三萬美金, 而造成一死三傷之慘劇, 可謂喪盡天良。 後又有如法炮製者想藉此機向善良之商家勒索, 老衲在此奉勸世人, 勿以為恐嚇、勒索可輕易取財, 因此乃不義之財, 只恐怕你拿得到享用不到, 反而造罪造業, 出苦無期也。

 

濟佛曰:  徒兒, 遊歷著書去也!

(此時濟佛口念(唸)真言, 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。)

 

童生曰:  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!請問恩師今日要至何處遊歷?

 

濟佛曰:   今日我倆師徒不騎龍, 反要騎馬。

 

童生曰:   騎馬? 為什麼?

 

濟佛曰:   因為今日乃要至新竹關帝廟拜訪關帝聖君之代理神。

 

童生曰:   那馬從何來?

 

濟佛曰:  看為師施法!  (此時濟佛口念(唸)真言, 護法金龍現身天空, 濟佛語金龍, 變化為馬, 金龍一聽濟佛佛諭, 立刻化身為白龍馬, 雄赳赳, 氣昂昂, 真是一匹好駿馬。濟佛與童生同上馬背, 輕鬆自在騎向關帝廟。)

 

童生曰:  恩師啊! 徒兒從未騎過馬, 重心有點不穩, 萬一摔下來怎麼辦? 又路上車輛來往, 萬一被車子撞到怎麼辦?

 

濟佛曰:  傻徒兒, 那些有形之車輛是撞不到我們的, 你亦不用擔心, 為師會護住你的, 不用擔心會掉下來, 安哪!

 

童生曰:  恩師, 近日千面人下毒造成社會大眾之恐慌, 讓人感到惶恐與不安, 可否請問恩師, 此次事件是否有任何因果關係?

 

濟佛曰:  因果關係暫擺一邊, 能原諒他人亦是功德一件, 不可挾怨報復方可解怨也。 王○○為求勒索錢財, 而在「蠻牛」和「保利達B」中下毒, 實乃不智與殘忍之行為, 更因而造成一死三傷, 尤其亡者周○○更是死得冤枉, 傷者亦無辜, 雖然王○○連說十六句「對不起」亦難引起受害者家屬之諒解。 他為了個人之私慾而狠心在飲料內下氰化物, 已泯滅人性, 亦造成母親及家人之傷心及難過, 亦毀了己身前程, 甚為可惜! 現世除受陽律制裁之外, 地府之嚴懲更是不在話下, 來世更須了結此一因果以償死者、傷者之怨恨也。因果償報後, 更得輪轉畜道, 為牛為馬, 以懲其罪也。

 

童生曰:  聽恩師一講不覺毛骨悚然, 世人造罪造業之前, 為何不想因果報應之恐怖呢? 等到受懲時再來後悔已來不及矣!

(就在濟佛師徒談談間, 白龍馬已至關帝廟, 師徒二人下馬, 關帝廟之代理神已率其他眾神在廟庭前向濟佛叩首, 恭迎濟佛。)

 

濟佛曰:  免禮! 免禮! 請起! 請起! 老衲今來貴廟叨擾,

         尚祈見諒!

 

代理神曰:  小神引領濟佛及童生入廟內受小神之招待!

(此時師徒二人入廟內, 分賓主而坐, 代理神命其他神衹泡上上等香茗, 供奉於濟佛佛前。)

 

童生曰:  蟻生在此向關聖帝君叩請聖安! 記得六十九年下生從台中搬至新竹後, 便常至關帝廟參拜, 常以關恩師之「忠」「義」精神存心, 今能有機親睹聖顏, 心中實在高興。 但恩師看起來像白面書生, 羽扇、綸巾好不瀟灑, 叩問恩師能否述述您得證此果位之因果? 以渡世人學您之行徑, 人人齊歸善道, 則功德無量矣!

 

代理神曰:童生美言, 小神實不敢當, 我姓白名秀雲乃山西人士, 自幼讀孔孟之書, 頗知三綱、五常、四維、八德之道, 尤其終生以關聖帝君之「忠義」精神存心。因村中有惡霸張某兄弟三人, 常魚肉鄉民, 鄉民皆敢怒而不敢言, 故吾常以關聖帝君之「忠義」精神向村人宣說, 希望能引導人心歸於善境。 時值清末, 官吏之吏治腐敗, 以致張某兄弟以金銀珠寶賄賂地方官, 常有錢判生, 無錢判死。 吾一介文弱書生, 只會宣說道理, 卻無法與之對抗, 因此拜師學藝, 學得一身好本領。待學成之日, 決心為民除害, 遂找張氏三兄弟, 希望先以好言勸之, 盼能回首, 孰知張氏兄弟不聽勸, 持刀槍向我圍攻。 我以—敵三, 雖最後能將三者殺死, 我亦因在格鬥中受傷, 後亦因傷重而亡, 村民為感念我為民除害之精神, 還立像永遠懷念。 我亡後蒙閻君起身相迎、並賜座, 冥王謂吾為民除害而身亡, 且又經常宣說關帝「忠義」之精神, 可先至聚善所潛修, 待三十年靈光訓練完後, 派任至此任關聖帝君之代理神, 已有八十年之久矣! 吾常以護佑新竹地區之子民為念, 幸新竹地區之子民虔心, 故關帝廟之香火不斷也。

 

濟佛曰:  哈! 哈! 「善有善報, 惡有惡報, 不是不報, 時辰未到。」代理神在生之時以關帝之精神存心, 又能親身踐履之, 且又為民除害功在鄉里, 自得為關聖帝君之代理神, 實乃名正言順也。 希世人能效法代理神之義行, 多行善, 修己行, 總是沒錯的。 可, 今日時間已晚, 我倆師徒就此告辭。

(此時濟佛與童生上了龍馬, 龍馬以飛快之速, 騰空而起向全真堂飛回。)

 

濟佛曰:   全真堂已到, 童生魂魄投體。可, 吾回。

boktakhongkong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