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回

 

濟公活佛 降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二OO五年七月廿三日 歲次乙酉年六月十八日

 

聖示:  世人總謂鬼神為虛言, 半信半疑, 孤疑不信, 甚至出言譏笑、譭謗, 對修行辦道者予以冷嘲熱諷, 此皆造罪造業之大也。 老衲希世人多說善言、道德之語勸化世人, 導人向善, 則如春暉般令人舒坦, 改過向善, 向道而修, 可謂功德無量也。 吾希世人言談時多言道德之語, 莫論人非或起譏諷語, 則甚幸, 亦不枉此生也, 勉之。

 

濟佛曰: 徒兒遊歷著書去矣! (此時濟佛口念(唸)真言, 童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。)

 

童生曰:徒兒向恩師叩請聖安! 天氣炎熱, 恩師不畏酷暑, 期期降鸞不斷, 令徒兒感佩也。

 

濟佛曰:  這也是無可旁貸之事, 既為仙佛, 即負代天渡眾之職。何況眾生沉倫(淪)日甚, 心地愈來愈狠毒, 動不動就要人命, 逞兇鬥狠, 也因此上天諸天仙佛亦擔憂玉帝提早混沌之舉, 紛紛稟奏玉帝, 願下凡渡眾, 以挽頑迷。望世道人心歸向善道, 以免浩劫來時玉石俱焚, 悔之晚矣!

 

童生曰:感恩上天諸天仙佛慈悲, 為渡頑迷眾生而如此煞費苦心。 我們如果再不好好努力修行, 如何對得起仙佛之苦心?

 

濟佛曰:  好說!  好說!  孺子可教也, 可邊走邊談好了!

(此時濟佛口念(唸)真言, 護法金龍虛空現身, 濟佛師徒上了金龍, 金龍以飛快之速度, 向今日之目的地出發。)

 

童生曰:  恩師啊! 自從家母往生、證道後, 徒兒已看開, 看破更多生、死之迷思, 總思如何突破心修之瓶頸, 尚望恩師指點一、二。

 

濟佛曰:  徒兒有志精進為師感心也, 心之修非言語之陳述, 乃是心境之提昇, 可言語說之者, 皆非真實之境也。吾徒自煆乩後, 秉持代天宣化之誠, 在狹窄之家宅內辦道, 又受○○鸞堂乩生之惡意譭謗, 皆能不動怒, 反而更加努力修持渡眾。 堂務蒸蒸日上, 每次鸞期皆人滿為患, 可見汝與汝妻二人辛勤之播種, 已獲豐碩之成果。 且母娘已恩准建廟在案, 不日內即有好消息傳來, 汝好生等待之。

 

童生曰:  感謝恩師之勉勵與鼓勵, 徒兒自感責任重大, 忙於渡眾都來不及, 不去與○○乩生一般見識, 一切唯心。 修行者心、口如一方是真修, 如果心、口不修, 就算當了多年之乩生又當如何? 造罪造業也。 各人造業個人擔, 為乩者識神用事, 過大也, 如若不能早日醒悟, 可惜也。

 

濟佛曰:  徒兒心地仁慈, 不忍攻伐乃修之體現, 正如仙佛之濟渡眾生尚且不及, 那(哪)有時間再去顧世人不信神佛之譏譭之言呢? 足見其無知與不智, 哈! 哈!

 

童生曰:  徒兒有一問題想叩問恩師, 一般人有同姓不能結婚之慮, 嘗見恩愛之情侶為父母之執念而分離, 叩問此事對否?

 

濟佛曰:  哈! 哈! 善哉問! 善哉問! 世人根深柢固之執念, 只因近世遺傳學之影響, 以致同姓不能結婚, 阻斷了多少美好姻緣, 實乃罪過也。 老衲特解析之, 望世人勿執此念, 以免造罪造業。

世人總謂同姓因源於同一祖先, 血親甚近, 恐生出智障兒, 故而反對, 這並非沒有道理, 只是過度執念反倒造罪造業。 因同姓有者乃祖先他姓入贅, 何懼之有? 這在早年台灣經濟困苦的年代, 乃常有之事, 就算同姓, 只要五代以後, 即無近親結婚產生智障兒之情況。世人若遇此問題, 可先查族譜即可知之, 不必一遇同姓即以「同姓不得結婚」一語而拒之, 斷了美好姻緣。 昔日寒山、拾得二位菩薩, 路經一處民宅, 見其在辦喜事, 經細看, 新娘原是新郎之曾祖母來轉世, 嫁與其曾孫為妻, 不禁哈哈大笑。 老衲所言者即是縱使異姓結婚者, 你也有可能娶到你的祖先當伴侶, 你說會不會產生智障兒? 老衲此言乃點醒眾生, 勿在此執念, 應多加努力修持己心己性, 方為正道也。

 

童生曰:  感恩恩師之開示, 相信世人見了此篇鸞文, 應心有

         所悟吧!

(就在此時, 護法金龍降在大陸新疆一處販羊之市集空地上, 見一羊販正持起利刃欲宰殺此羊, 只見此羊兒淚連連(漣漣), 似有語要告知般。 濟佛慈悲為不忍其造次, 直接變成一位比丘往前勸化之。)

 

比丘曰:善哉! 善哉! 阿彌陀佛, 施主請了, 請慢! 聽貧僧一語, 以免你鑄成大錯!

 

羊販曰:出家人多管閒事, 老子宰羊關汝屁事, 滾開! 不然連你一起宰了。

(說時遲那時快, 屠刀竟刺向比丘, 此時比丘口念(唸)真言, 羊販突然被定住動彈不得, 口中直喊「聖僧饒命! 」「聖僧饒命! 」「我不敢了! 」「請聖僧放了! 」等語。)

 

比丘曰:貧僧今日來是向你開示你與此羊之因果, 為免汝犯下大錯之故也。

 

羊販曰:  聖僧請言, 我洗耳恭聽就是。

 

比丘曰:  此羊乃是汝父投胎轉世也, 汝不見汝方才利刃欲刺下其咽喉時, 其淚眼汪汪欲訴於汝, 但卻又說不出, 心中甚為痛苦也,  貧僧今代為述之。汝父亦是一販羊者, 為貪口腹之欲, 常宰羊來吃, 積一生之殺業, 在臨終時, 諸羊魂前來索命, 其在痛苦哀嚎中過世。 亡後被冥王判罰為羊身百世, 此乃其亡後投胎之第一世, 今見其子(即汝)欲持利刃殺之, 心中豈有不哀憐之感慨? 故而淚眼汪汪, 望汝饒他一命, 貧僧可解汝之定身, 汝自回想可也。 (此時比丘口念(唸)真言, 羊販定身得解, 回想聖僧所言皆是其父往生前之死狀, 除了訝異外, 更抱起那頭羊痛哭流淚, 就在此時比丘不見了。)

 

童生曰:恩師! 徒兒今天真是開了眼界, 原本在連續劇或電影中才可看到之情節, 竟在徒兒面前出現, 真讓徒兒大開眼界, 讚嘆恩師佛法無邊。

 

濟佛曰:  好說! 好說! 希世人能引以為戒, 勿弱肉強食, 任意殺害眾生以裹爾腹, 則甚幸。 好了, 今日時間耗費已久, 回堂去吧!

 

童生曰:  徒兒遵命!

(此時濟佛師徒二人上了金龍, 金龍以飛快之速, 騰空而起向全真堂飛回。)

 

濟佛曰:  全真堂已到, 童生魂魄投體。可, 吾回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oktakhongkong55 的頭像
boktakhongkong55

因果遊記

boktakhongkong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